enidnew

不可被发现的心情 12

"哦......这是怎么回事?....."


对于眼前所见不知该做何感想的知念站在自家门口,一位大明星竟在这睡着了?应该是在这等很久了,虽然今天是晚了点回家,但这也太过不寻常。

--

几个小时前,当工作结束后正想准备回家的知念,拿出手机查看新讯息,是前辈的饭局邀约,想了想,反正之后也没有其他的预定,于是就回覆答应,赴约去了。

是场开心的饭局,到场的不只是邀请的前辈,还有其他演艺界的大手们,聊的话题很广,从私下发生的事到工作上的问题,最近知念也在为年底上映电影的宣传做准备,向前辈们指教了很多,现场和乐融融,让知念暂且忘去与山田之间的那些疙瘩事。

聊着聊着,不知不觉换了几间店、时针指向了11点大家才散会各自回家去,赶着末班车,回到公寓已经筋疲力竭,明天也还有几个通告,有些还是跟山田一起的,


"阿.....明天又要面对那家伙....."


命运之神才没能让知念等到明天,当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,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自家门口,头低得很低,看起来是睡着了,山田?有点不太确定,走进点看,真的是山田!知念的脑回路瞬间当机,僵在原地,


"他在这干嘛?.....为何在这?...."


知念试图冷静下脑袋,厘清现状,看了看表上的时间,已过了凌晨12点,末班车早就没了,再抬头看了看四周,确定没有可疑的人,弯下腰,压低声线,轻轻推了推不省人事的山田,


「喂!醒醒!」

「......知念?」


山田缓缓的抬起头,似乎还没有完全醒,透过铺着一层薄薄水气的迷茫双眼,看着站在眼前有点着急又有的生气的知念,脑袋还没能分辨是现实还是梦境,身体先行了一步,一把拉下知念,狠狠抱住,将头埋在知念的颈项中,受到突乎其来的袭击,知念开始有些害怕,在山田的怀抱中挣扎着,突然听到山田口中念念有词,

「你!?.....到底发什么神经啊?!......」

「....对不起....」

「什么?」

「知念对不起......真的很对不起....原谅我好不好?...」

「.......」

「.......」(山田)

山田感觉臂膀间环抱住的"东西"有着说不上来的现实感,有些温度、有些酒气,甚至有些熟悉,手上的力道放松了些,试图探索怀里的"东西",


"......摸的到.....所以...."


山田将头抽离知念的颈项,对着他的视线,


「....你是真的知念?」

「......」

"......这混帐是脑子睡坏了啊?"

原本心情就有点烦躁又疲倦的知念,面对这个行动意味不明的大明星,火气升到了顶点,忘了现在时间早已过了凌晨整点,甩开搭在肩上的双手,指着山田大骂,

「你到底在别人家门口搞什么东西?!我就是我还能是真的还是假的?睡在这儿又是怎么?」

「....哦...抱歉........」

面对面前这只炸毛的松鼠,脑筋一片空白,正想说点什么,走廊的某处传来一镇斥喝声


『搞什么东西? !能不能看看现在几点啊! ! 』


「......对不起.....」「对不起....」


『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的....』


随着邻居的关门声,两人之间陷入了沉默,被骂了一顿后,两人的脑袋才清醒了一些,互相看了看,加上想起之前发生的种种,气氛有些尴尬。


「...总知先进来吧......在这里不好说话」

「....也是」



--tbc--



写点轻松的缓和一下......


不可被发现的心情 11

提出邀约是易事,如何开启话题才是学问,至少在这异样诡谲的气氛中是说得通的,从工作结束,进了餐厅,上了菜,双方没有进行任何对话,眼看一顿饭行程已经去了一半,个性耿直的圭人原本就不是什么动脑筋的料子,这时更是脑筋一片混乱,吃下眼前的美食也如嚼蜡一般,一直找不到很好的话题可以结决眼前的现况。

「ね...」

就在这时山田开口了,圭人迅速抬起头,用着小狗般的眼神望着坐在对面的山田,等着下文,

「....怎么了?」

「我觉得知念在对我撒谎」

「哈?为什么?」

「也没什么,就是有这样的感觉」

「但是我不觉得知念有任何理由要欺骗你」

「我就是不懂为何要在我奈奈生日当天买了个蛋糕让我带去,虽然我那时因为很多事情忘记了那天是她的生日......」

「.....所以山酱....你在怀疑什么?」

「就是说,为何知念会知道她生日?你知道知念跟我说什么吗?!说他是看到我家月历的,就算是这样为何会记得如此上心?拿这种谁都懂的谎话来搪塞我?」

山田回想着那天与知念在角落的种种,越想越来气,说话的音量也渐渐不受控制,对面的圭人紧张起来,左顾右盼,希望没人认出他们。

「嘛嘛嘛.....山酱你先冷静下来,你这样说我不懂,说详细一点给我听听嘛?」


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有点不好意思,低下头吸了吸手边的饮品,好让自己脑子的火气慢慢降温,顺顺气,然后慢慢述说奈奈生日当天到前阵子与知念对话的经过。

圭人听的认真,听着听着慢慢皱起眉头,因为长期的相处,不管是工作还是私下,三人常常都是形影不离,所以很了解相互的个性,在接受完大量的讯息后,也慢慢找出了整个事件的症结点,

「所以你是想知道知念为何送蛋糕是吗?」

「.....嘛..」

「我觉得只是山酱你想太多而已」

「哈?」

「山酱,不说知念是怎么知道奈奈的生日,让你送蛋糕过去的理由我懂」

山田瞪大眼睛,眼前这个呆头呆脑、耿直的要命的伙子了解自己怎么想都想不通的事情,天底下没有比这个更让人震惊的,不过后来想想,他也是曾经偷偷交过女朋友的人,或许对这种男女之间的事情比较敏感。

「什么意思?」

「我觉得知念大概是想让你在奈奈面前看起来更帅气而已吧!毕竟交往以来第一个生日总是令人难望,嘛!虽然是我单方面的猜测」

「.....就这样?」

圭人耸了耸肩,摆出一副"我是这么觉得"的姿态,心里松了一口气,想着还好不是太大的事情,开始将注意力引到未曾关注过的食物上。

另一方面的山田状态却是反过来,自己所坚信的事情及想法是错的?自己真的误会知念了吗?


『还不是为你好? ...』

脑中浮现知念露出失望神情的脸孔,像是放弃一切一般,而后转身离去。心像被狠狠的抓住,抓得喘不过气。


"真的是这样吗?......知念....真的是这样吗?"

"我还能相信你吗?"

山田身体开始轻微颤抖,眼神飘移不动,

「山酱?怎么了?」

「...抱歉你慢慢吃吧!我有事先走了」

「等.....」

还没等圭人说完,山田随手在桌上放了张钞票,抓起椅子上的外套往外跑去,想到可能会因为自己的"误会"而失去知念这样的挚友,山田怎么样都坐不住,立刻就要找到知念,

『您所拨的电话无人接听....』

刚刚的团体工作结束后成员各自散了,也不知道知念接下去有没有工作,加上知念都不接电话,让毫无头绪山田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大街上着急着。

"知念....你到底在哪?"

想着想着,身体已无意识地来到了知念的公寓门口。



--btc--


不可被发现的心情 10

『什么意思自己想吧!跟你说话好累...』

『不要再时不时盯着我看,让人很不舒服』

--

那日的争吵,一直在山田脑内挥之不去,从没看过知念生这么大的脾气,以前只要有争执的前兆,知念总是先退一步,让着自己,但这次非同以往,知念像是铁了心,只要看见山田进入视线,立刻闪避,就算有共同的工作,只要不是在摄影机前,不用说是对话,连看都不看一眼,像是刻意把山田当空气一般,与其他工作伙伴聊得开心,山田的想插入,却也被知念狠狠的无视,几次下来,山田的锐气被磨得所剩无几,只能自个儿摸摸鼻子,识相的在一旁静静待着。


就这样,冷战持续的一个多月,山田的耐心到了临界点,内心的躁动的野兽在发狂,慢慢得无法忍受,显露于表面,无辜的圭人莫名其妙成了山田的出气筒,一点小事、或是练习上的失误,便被骂的体无完肤。仅次于知念,圭人是成员里与山田最亲密的朋友,也是少数知道山田与圈外女友交往的人,但并不知道他跟知念之间发生了什么,不过这次的吵架,就算不是亲友也能看得出来,是知念逼得山田如此暴躁,但知念并不打算与山田和好的样子,继续他的无视行为,但是圭人可受不了,真的被骂怕了,在某次杂志摄影的空档默默得拉着知念出休息室,

「知念~拜托....不管你们发生什么,快点和好吧!」

「在那个笨蛋想清楚以前我绝不会原谅他」

「可是我被骂怕了阿~~~QAQ」

「......」

知念看着圭人,说来也实在可怜,有事被骂,没事却被找楂,这都是自己引起的,虽然有点做得过火,但他实在不想这么轻易原谅山田,

「要他不骂你,你去找他说去呗!跟我说没用」

「我都被他骂得臭头了怎么对话」

「就看你的能力啰~如何安抚你可爱的YAMA酱」

「知念~~不要这样嘛QAQ」

「掰~轮到我摄影了,先走啦~祝你顺利」

丢下可怜兮兮的圭人,知念一溜烟跑往摄影棚,还不忘回头给了个胜利的表情,让圭人内心五味杂陈,带着这样的心情回休息室面对山田去。

--

「你刚刚跟知念去哪?」

说曹操曹操到,一开门就看见爆跳如雷的山田,遇到这般质问,真的觉得头越来越痛,其他的成员也同情的看了过来,虽然也有一些看好戏的成分在说不定。光可能也坐不住了,走过来挡在两人之间,露出嘴笑眼不笑的笑容,

「嘛嘛嘛嘛~~山田你先冷静一下,圭人跟知念出去上厕所需要你的同意?你也管太广了吧?」

「......哼!」

山田被光说得无法回答,气不过甩头就走,

「圭人,赶快想办法让他们两个和好,你被骂得难受,我们也不好过阿...」

光小声地在圭人耳边说,

「唉....怎么连你都这么说QAQ好啦....我试试」

圭人算是被推上了无法回头的路,只好抱着战战兢兢的心情硬着头皮去找山田,

「YAMA酱...」

「干嘛?」

「工作完要不要一起吃晚饭?我陪你聊聊天」

圭人小心翼翼的问,看在山田眼里,心中流出一股歉意,回想这几天,也不知道为何,看到对自己不理不睬的知念,跟其他人都还是一样亲近,更不用说私下就是亲友关系的圭人,莫名的来气,所以动不动找到机会就想宣泄这份"不爽"的心情,系想一下,整件事情跟圭人八竿子打不着,却被卷了进来,但要在这时道歉又觉得抬不起头,正好他来约自己,省去了麻烦,也可以说说心事解解烦。

「......好」

听到山田的回答,圭人松了一口气,算是踏出成功的第一步,再来就是想办法了解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--

圭人内心盘算着种种,让他俩和好是当务之急,也是为了救自己与JUMP,必须赶快搞清楚,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工作结束了,与山田走到了餐厅门口,就如上战场一般,每根寒毛都警戒着。


--btc--


不可被发现的心情 09

"这几天的凉介在搞什么?....."


自从上次奈奈生日那天之后,山田对知念的态度与视线有些转变。实际上说不上来,但总觉得哪里不对,频频感觉到山田有点热得视线,知念一开始以为自己多心了,但但渐渐的,发现山田的异常,问了也只得到"没事"之类的回答。

这天是JUMP拍杂志、采访的日子,成员们都换好衣服上完妆,在休息室中等候,嬉闹的嬉闹,补眠的补眠,各自找乐子打发时间,山田坐在角落,静静的看着在一旁跟有冈、伊野尾玩得正开心的知念,不解得事情一件接着一件,原本打算放下的事情变得更难放下,脑子一片乱哄哄,视线无意识地跟着知念的身影走,直到被工作人员叫去摄影,离开了休息室。

--

斜眼瞄了瞄山田离开的身影,知念松了一口气,顿时松懈了下来,由于近期山田的视线,为了要减少与山田的接触,于是装成和其他团员玩得很开心的样子。

「呼......」

「还好吧?知念」

「嗯?」

「我跟inoo酱知道的,最近你一直被山酱盯着」

有冈小声询问知念,在旁的伊野尾也露出一付担心的样子,

「你跟山酱怎么了?」

「我怎么知道?我也搞不懂他最近哪条神经不对,问了也不答」

「你有没有做什么让他不开心的事?没看过这样得山酱」

知念想了一会儿,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,

「.....没吧?没印象啊?上次跟他吃完晚餐,隔天就这付样子了」

就在这时,山田摄影完回到了休息室,刚好轮到有冈跟伊野尾的摄影,两人就这么被叫出去了,在离开的时候含投射"保重..."的眼神过来,正当知念想要转移阵地去找其他团员当盾牌时,被山田拉住了,

「知念....」

「.....做什么?」

「等等我们....」

「要谈是吗?现在就来吧!我正好好想问你」

「现在?!不好吧?大家都....」

「你到底在纠结什么?我做错了什么吗?有就说明白!」

其实知念内心很害怕,但是他时在是受够这满肚子疑问无止尽的折磨了,提起勇气,直视问题。

--

山天没有想到知念会有这样的反应,一时不知所措,一股淡淡的烟硝味弥漫着休息室,在场的人也感觉到了,为了不要让事态变的严重,山田将知念拉出休息室,到一个只有两人的角落。


「好吧!我想问你,你前阵子有跟奈奈连络过或是接触过吗?」

「......哈??你在说什么?」

「还是说在我跟奈奈交往前,你们就认识了?」

「你到底想说什么?」

「如果不是接触过,你怎么会知道她的生日?你只要跟我说实话我不会怪你的」

知念突然觉得一阵头疼,单手扶着额,实在佩服眼前这位仁兄丰富的想像力,就为这事古怪了这么多天又不愿说出口,弄得双方忐忑不安,知念深深呼了一口气

「就这事?我说.....你少女漫画真的看太多了....」

「回答我的问题,,知念」

「你家客厅的月历」

「什么?」

「我上次去你家看到你在月历上标记的,行了吧!」

「.....」

「我跟奈奈既不认识也没有连络过,更没有他的联络方式,你怎么可以想那么多?你当我是谁?怎么可能动你女朋友的歪脑筋?」

「哈..知念....要找借口可以再找好一点的吧?」

面对山田的不信任,本是满怀疑惑的知念,在解开的同时瞬间像汽油遇到火花一般,变成了失望的怒火,

「不然你要我怎么说?」

「实话」

「我已经说了」

「我不信」

「.....」

本是满满的好意竟变成了误会,说明了对方却不信,愤怒的心情慢慢转化成了无奈和悲伤,

「我不想因为这小事跟你争...都和你说了信不信由你吧!」

「那你总要给我一个理由为何要给她蛋糕吧?」

「还不是为了你?」

「....什么意思?」

「什么意思自己想吧!我要走了,跟你说话好累...」

「等等知念!」

「还有不要再时不时盯着我看,让人很不舒服」

丢下一句话后知念头也不回径自走回休息室去待机,留下一脸茫然的山田


"..我到底在做什么?....又搞砸了..."


--tbc--


【凉知】不可被发现的心情 08

「所以就是这样啦~等等他会去找你,掰啰~」

知念不等山田的反应,直接将电话给挂了。

--

「知念!你在干什么?!」

「什么干什么?你脸上就写着想见小女友啊!在害臊什么啊你?」

「.....哈?」

「不管你要不要去,你放着她很多天了吧?不心疼?」

「........是没错...」

「那就该去见见她了吧?反正等等你也没工作了」

「可是.....」

「没可是,我也吃饱了,走吧走吧!」

--

知念拉着凉介到收银台,很守信用的结了帐走出店,看到旁边的一家糕点店,似乎想起什么,

「凉介,在这等我一下」

「哈?喔喔.....」

知念一说完便跑向糕点店,过了一会儿,手上多了一盒小蛋糕

「喏!拿去一起吃呗!」

「....哈?喔喔.....」

「那我往这边走,你路上小心一点,记得帽子压低一点」

「.......嗯,你也小心一点」

「记得说生日快乐,掰~财布君~」

「......」

--

看着知念潇洒的转身一走,山田的心里可不好受,一路到奈奈家门口,山田心中的疑虑没有消失,明明自己应该没说过,为什么知念会知道自己女朋友的生日?直到奈奈开门的那一瞬间,山田换上偶像式的笑容,暂时将这份心情压抑下来。

「生日快乐~虽然有点晚了」

「啊!谢谢你山田君!快点进来吧!」

回头看了看确定没有狗仔快速进了屋


「原来山田君还记得呢!.....」

「嗯?」

在厨房忙着处理蛋糕的山田应声抬头,看到奈奈双颊红红的,既害羞又开心的表情,心生惭愧,前阵子因为知念的事搞得乌烟瘴气,自己真的忘了,但突然想起了什么,表情微微产生变化

「..ね...我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?」

「什么问题?」

「你有跟知念联络过吗?」

「没有啊?」

「...是吗?那没事了」

看着奈奈的眼睛似乎不像说谎的样子,要不就是她演技太好,山田低头继续手边的作业,脸上没有多少笑容

「怎么了吗?」

「没什么」

奈奈没有继续问下去,或许是心情好,也可能是感受到不要深问下去会比较好。

看了看墙上的时钟,已经将近10点了,端着蛋糕走过来的山田对着奈奈露出深情的笑容,打算把"其实是知念记得的、买的"事实吞下肚。


「虽然有点晚了,祝你生日快乐~对不起,前阵子太忙了都没有回应你让你寂寞了吧?」

「不会不会不要这么说!你能记得我的生日我已经很开心了!其实我也没想到你真的过来了.....」

山田发挥身为偶像的本领,弄得奈奈不知所措,脸红得跟苹果一样,但心里真的很开心,看着烛光,许下愿望垂熄蜡烛,整个房间杨一着幸福的气息,虽然看似如此。


看着开心的女友,想着今天知念的种种行为,思绪朝着扭曲的方向进行着。

过了一个解开旧结又加上新结的一天,山田心中种下了猜疑的种子,加上往后难以解释的误会,三者之间变得复杂、迂回难行。


--tbc--


【凉知】不可被发现的心情 07

一同晚餐的两人,心里的芥蒂,像是刻意避开一样,都对那天清晨的事绝口不提,分享着互相拍电影时发生的种种,讨论演技的问题等,但这类的话题总有个尽头,突然,一阵沉默,各自努力的想把话题继续接下去,但想破头就是想不出来,安静的吃着自己的晚餐,知念抬起眼瞄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山田,意外却对上了眼,紧张得收回自己的视线,正想着如何开启下一个话题时,山田开口了

「知念.....前阵子抱歉了....」

「....嗯?」

「那天早上我似乎问多了.....」

「.....」

「我当时实在太在意了疏忽了你的感受....」

「阿....没事没事!不过是梦话的事,那天早上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,脑子还没醒吧!」


".....嗯....这样就好了,能够继续当朋友下去...."


「.....但是知念,要是真的发生什么需要帮忙的事,一定要跟我说,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帮你的!」

「噗...!瞧你紧张的,我真的没事」

知念绽放出一贯甜美的笑容,像是放下心中的一块大石般,深锁本不应出现的情感,已经决定的事绝不反悔是知念的准则。

「知念..我....」


铃────


正当山田要说些什么时,手机响得紧张,手机萤幕显示奈奈,看向知念示头个眼神表示抱歉便接起电话。

「喂?怎么了?」

『山田君,在忙吗? 』

「没是工作完和知念出来吃饭」

『这样阿...』

「怎么了吗?」

『也没什么,只是想说我给你传邮件都没有回覆,是不是发生什么,太担心了所以就打了电话』

「阿.....抱歉...我不是故意不回的,这几天有点....」


现在回想起来,似乎有这回事,自从那天之后心里被搅得乱糟糟,除了工作以外,手机的讯息根本无心查看,来了什么邮件根本就没什么印象,山田感到相当抱歉,即使是演艺圈的守则,对待自己的女朋友的态度也太过于冷淡了,之前在杂志中访谈的种种,几乎都没有实践,想到这里的山田很是惭愧。


可能是注意到山田讲电话的表情与心情,知念掏出了手机打了一排字,然后给凉介看,

『等等去陪陪奈奈酱吧!这阵子都没见面吧?不用管我没关系喔~^^今天我付钱吧!记得感谢我喔~』

 

"知念..."

山田心里甚是感动,又觉得有点不舍,虽然说不上来,但总有一股不能将知念单独落下的想法。


『山田君? 』

久久等不到电话另一端的山田的回应,奈奈有点紧张自己是否说错了什么,山田这时才反应过来电话还没挂,但内心中的挣扎依旧持续着,坐在对面的知念终于看不下去了,一把抢过山田的手机,


「喂~奈奈酱~我是知念啦!」

『嗯?啊!知念君你好』

「那个阿~其实凉介他呀想去找你但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,所以要我替他说~」

『诶? ! ....』 「哈?!」(山田)

「所以就是这样啦~等等他会去找你,掰啰~」

 

不等奈奈跟山田反应过来,直接将电话给挂了。

-tbc-


【凉知】不可被发现的心情 06

秋末的晨光透过窗帘唤醒睡梦中的山田,与盛夏的早晨不同,是如此的温柔舒服,但山田心情却感到异常的沉重,自从那次尴尬的谈话后,加上电影拍摄的关系,不知有几日没有和知念有任何的交集与来往,而今日,是校园革命的收录日,就算不想面对,在节目正式开拍时势必要有一定的互动,到底要如何应对才好才显得自然?不懂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在那一夜之后变得如此折腾人。但有这些想法的可不只山田一人,知念也是烦恼得一夜没睡好。


"哇......我真得是不打自招阿......."

现在回想起来,也不知道酒醉之后自己到底说了什么,只是从山田口中听到一些什么,就以为自己将自己快隐藏不住的情感给泄漏了,紧张得直否认,冷静之后想一想根本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,还把那天清晨搞得双方很不自在,不过因为是工作,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。

--

知念到了电视台得准备室时距离节目收录时间还早,而八乙女也已经在里面准备着,

「呦!早阿,光」

「早!昨天没睡好?」

「阿....有一点」

「现在还好吗?要不要睡一会儿?反正时间还早」

「嗯...没事,等等我会打起精神的」

「不要太勉强自己,知念」

「我没有喔~不过谢啦!」

知念甜美的笑容覆盖在倦容上,让人看得心疼,身为团中支柱之一的八乙女当然看出了知念的异样,但也没多说什么,只要不是太大的问题,八乙女一律不过问,毕竟人人都有自己的不想说的事。

八乙女整理完后先去确认等等要收录的剧本流程去了,知念开始化妆更衣不久,山田也到了,在山田开门的瞬间,两人对上眼,一瞬间感觉到时间的冻结,互相都不知道如何开口,直到尾随而来的崎山、高地的声音响起才打破着个沉默。

--

节目收录开始,一切都像平时一样顺利,先是开场白、介绍来宾、主题,山田的脸上写着专注,但其实内心挺慌的,想早早结束,找机会跟知念说清楚,让心理得芥蒂快点消除,正想着应该如何是好时被点了名,

「关于这个你怎么想,山田君」

「诶?」

大家的目光转向自己,

"糟糕...竟然在工作中想其他事,刚刚到底问了什么?"

山田故作认真思考的样子,但心里实在没底,知念看出了山田的异样,像是无心似的提示着刚刚的问题,

「对啊!山酱,像现在这样忙碌的日本生活你怎么想呢?」

山田收到了知念的帮助,心里感激,但也存在着内疚,在工作中分心,影响自己的状态,简单的反省一下,收起心认真的工作起来。

--

节目录制完毕,大家纷纷离开摄影棚,山田走在知念后方,在知念耳边悄悄的说:

「刚刚谢啦!抱歉分心了!」

突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知念下了一跳,气音说话的空气带点温度与水气,知念的耳朵一瞬间红了起来,但山田没有察觉到,

「!喔..喔.....不会啦,没什么」

「那个...等一会儿....」

「一起去吃个饭吧!」

「诶?!」

山田没想到知念会先开了口,先是惊讶了一下,看像知念有点紧张的表情,等待回覆时,小手不安份的搓着衣角,山田突然笑了出


"什么嘛!原来...一样阿...."


「笑什么?有什么好笑的?」

「没事没事,好啊!等等整理好一起去吧!」


"知念....谢谢你...."


--tbc--


【凉知】不可被发现的心情 05

"你就别问了...好吗?"


在拍摄暗杀教室的现场,山田完全无法集中精神,脑子里一直徘徊着那天和知念对话的一切,但什么事情都没搞懂,反而让疑问变成了心结。


"知念...你想隐藏的到底是什么?"


「卡!」


耳边传来导演大喊的声音,已经不知道是今天的第几次了,有些共演的人开始出现了不耐烦的样子,今天因为他的关系让电影的拍摄一直停滞不前,虽然知道是自己的不对,但就是无法专心,导演或许也看出山田的异样,让山田去旁边休息,进行其他幕的拍摄。怀着万分歉意的山田虽然想要继续拍摄,但导演却坚持要他冷静一阵子,也只好到边上坐下。


--


「今天怎么了?有心事?」


共演的菅田察觉到山田的异样,向前关心


「阿...菅田君呀....没什么」


「少来,跟你演对手戏时就知道了你根本没进入状况,怎么了?」


「.....果然瞒不住你呢....」


「是你太不会说谎了,有什么事说出来可能会轻松一点」


「我阿...有个很重要的朋友,他似乎有个藏得很深的秘密让他非常痛苦,而我试图想要了解他、帮助他,而他却把我推得远远的,完全不想让我知道....」


「有些事情或许不是外人可以插手的,你可能认为是在帮助他,但也可能在无意间把他推向深渊呢!」


「我只是....」


「还有山田君,你是不是认为只要是亲友就要向你毫无保留?」


「诶?!」


「这样问你吧!你真的对那位亲友毫无保留、一点秘密都没有?」


「........」


「人不可能一点秘密都没有,对自己的父母也好,兄弟也好,朋友也好,有时甚至会欺骗自己,好让自己好过一点,对你而言可能是好意,但对他而言,你可能完全是在揭他的伤疤,让他认清他不想面对的事实」


「....那你说我该如何是好?尽管如此,我还是很想帮他」


「你若真的那么想知道、那么想帮他,那就只好等到他愿意跟你说啰!估计就算你现在拼了命的问他,他也只会离你越来越远而已,你如果重视他,就等他吧!我也只能说到这个分上了」


「哈.....等得到吗....」


「那就取决于你今后的表现啦~看他能不能对你敞开心房啰!」


跟菅田谈心后,虽然还是没有看清知念所说的一切,山田的郁闷的心情好了不少,恢复状态的山田向菅田道了谢,继续电影的拍摄,勉勉强强把早上不再状况得份全部补回来了,回到家已经深夜12点多,身体与精神都已到了极限的山田,连手机也未查看,倒头就睡。


"知念....你会愿意对我敞开心胸吗?"


--tbc--


【凉知】不可被发现的心情 04

欢乐的庆生,三人一边吃着美味的蛋糕配着酒水、有说有笑一直持续到将近12点,奈奈因为时间太晚必须回家,山田简单的变装,送她到公寓楼下打车,上楼便看到醉得不省人事的知念趴在桌上。

「 知念、知念」

叫了几声还是无动于衷,

"真是的....我礼物还没给就睡着了"

--

山田小心翼翼地将知念搀起,慢慢走向房间、轻轻的放在柔往的床上,细心地将被子盖好,正要离开床边之际,知念的呢喃声从背后传来,

「...对不起...原谅我吧...」

「嗯?」

回头一看只见知念紧闭双眼,眉头微蹙,眼泪在长而密的睫毛间慢慢溢出,滑过微红的耳际,

「...对不起....喜欢你.......真的..对不起....」

"....什么意思?.....谁?...."

山田的心中顿时出现各种疑问,看着知念的睡颜,满面的悲伤与内疚,山田的心紧了一下,

"到底发生了什么?....知念"

静静的离开了房间,简单的冲个澡,站在阳台边思考着刚刚知念的梦话,

"刚刚那个真的只是单纯的梦话吗?"

"知念....你有什么是瞒着我吗?"

"...为何不跟我说?"

"我们...不是最好的朋友吗?"

一两个小时前的欢乐气氛一扫而去,取而代之的杂乱的思绪如涌泉一般无法停止,这份心情是气愤?是难过?山田自己也分不清楚

"或许...明天该好好谈谈"

吹来的晚风让发了热的脑袋冷静了不少,山田整理整理自己的状况便后入屋休息。

--

早上的空气微冷,知念慢慢从睡梦中醒来,伸个懒腰,迷迷糊糊之中察觉身在之处并非自己家,脑袋传来阵阵的刺痛,努力的回想昨天的种种,依稀记得昨天来到山田家,后来又庆生一起喝酒等等。

"阿....竟然睡着了...."

虽然有点懊恼但也没办法,揉了揉太阳穴试图减缓宿醉之苦,踏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房间,一开门就闻到了充斥了满屋令人垂涎三尺的香气,山田凉介早就在厨房里料理着早点。

山田看了似乎不太舒服的知念看了一眼,便继续手下的工作。

「早啊!宿醉?」

「嗯....有点....昨晚抱歉,睡着了.....」

「阿~没什么吧!客气什么,先坐一下吧!快做好了」

「嗯...麻烦了」

知念眯着眼睛继续揉着额角,但却感受到山田一波一波的视线。

--

开饭时,或许是被盯得有点不自在了,知念先开了口,

「怎么了吗?」

「嗯?」

「从刚刚开始就时不时瞄我一眼,有话要说是不是?」

「.....知念....最近是不是有发生什么事?」

「什么事?」

知念不明白眼前的山田是怎么了,难道昨晚发生什么了吗?说了不该说的话?开始紧张起来,山田吸了一口气,

「昨晚你说的梦话让我很在意,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」

「.....我说了什么?」

「你好像因为谁一直道歉,所以我就在想.....」

「那我有说出是谁吗?」

「嗯?....没有」

"太好了...没有说出口........因为"

「我已经决定放弃了....」

知念写满坚定的眼神望向山田,

「我看到了....我跟他在一起是不会有未来的」

「.......」

「所以我让它成为过去式了~」

知念的微笑看在山田眼里一如往常的可爱,但去不同以往的令人不安,对于浪漫主义者山田而言,知念的恋爱观只让人感到不舍,

「知念....你」

「这是我的决定,所以...关于这件事情你就别问了...好吗?」

--tbc--


【凉知】不可被发现的心情 03

到了晚餐时间,知念、山田与奈奈围着一桌山田亲手主持的好菜,开动前气氛异常得严肃,直到山田开口。

「虽然知念已经知道了,不过还是在这里重新介绍一下,这位是佐藤奈奈,也就是我现在的女友,奈奈,这位是知念,是我最好的朋友」

"朋友阿......果然只有朋友呢!...."

知念带着天使般的笑容迎向面前的少女,将自己那份不得见光的心情隐藏起来,

「你好阿~叫你奈奈酱可以吗?」

「可....可以阿」

少女承受不起知念的攻势,脸瞬间红了起来,腼腆的低下头,知念突然将视线转向凉介,

「凉介你不要吃醋喔~她说可以的喔!」

「谁要吃你的醋阿!开饭吧!」

愉快的对话间,知念突然想起今天来这的目的,

「凉介,不是说有新菜色要给我试吃才请我来的吗?在哪?」

「那个阿~等等吧!」

「等等?」

「总之先吃饭吧,吃完饭再说」

「什么东西啊?搞得这么神秘」

知念带着满肚子的疑问还有被隐藏起的悲伤心情吃着这顿饭。

--

吃完饭收拾完环境已经10点多,知念有点犯困,坐在客厅休息,突然间,房间的灯光全部熄了,没有听到山田跟奈奈的声音,静得可怕

"怎么了?"

「停电吗?凉介?奈奈酱?在吗?」

「happy birthday to you~happy birthday to you~.....dear知念~」

"诶?"

黑暗中一道美丽的烛光慢慢靠近,蛋糕是之前一直想吃的芝士蛋糕,上头摆着新鲜可口的草莓,还有一块写着"知念22才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”的巧克力板,整体刻画着山田的用心。

「生日快乐!知念~虽然距离明天时间还有点早」

「知念君,生日快乐~」

奈奈也在山田旁带着满心欢笑、拍着手,一同帮知念庆生,知念可能是惊吓过度,木讷地盯着两人,复杂的心情不知如何形容,想着山田给的惊喜,又看着这两人站在一起的画面,带着感动的心情,又被不知名的箭刺伤,一滴滴的泪水从眼窝溢出一发不可收拾。

「山田凉介你这混蛋.....每次都搞这套」

「好啦好啦~不哭了,生日快乐!许个愿吧!」

"许愿阿....."

知念看向满脸笑容的山田,低头许下愿望,

"希望....就算跟你走不在一起,也让我可以成为守护你的笑容的存在吧!"

吹熄蜡烛的瞬间,心中多了什么,又好像少了什么,像重生一样,含泪地笑容中多了几分坚定;悲伤的心情转化成坚强的动力,

"让我来成为守护你的存在吧!"

--tbc-